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天津都市网 > 商业 > 正文

全球疫情和经济形势严峻 新兴市场涨势面临风险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4-13 17:49
摘要:
新兴市场能否延续上周的全面涨势,可能取决于全球经济的保卫者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它们抵御新冠疫情。 但是即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G20本周能拿出措施来应对前IMF首席经济学

  新兴市场能否延续上周的全面涨势,可能取决于全球经济的“保卫者”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它们抵御新冠疫情。

  但是即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G20本周能拿出措施来应对前IMF首席经济学家Maury Obstfeld口中这一战后最大的全球危机,市场上涨也面临诸多风险。交易员正在为迎接有记忆以来最糟糕的第一季度财报季做准备,而且数据显示全球经济大幅下滑。

  新兴市场涨势面临风险

  Robin Brooks、Elina Ribakova等国际金融研究所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我们预计到2020年下半年资金将恢复流入新兴市场,但我们认为不足以回到2019年的水平,预计由于面临外部融资压力以及缺乏支持经济的政策空间,许多国家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寻求多边支持。”

  埃塞俄比亚总理Abiy Ahmed在彭博专栏撰文称,除了IMF已经准备提供的500亿美元常规支持外,非洲还需要1000亿美元的紧急财政刺激来应对疫情危机。

  上周末的OPEC+减产协议给亚洲交易时段带来了一些慰藉,尽管到目前为止油价的反弹幅度不大。中国公布的超强3月金融数据在一定程度上也令人鼓舞。

  上周,新兴市场股票和本币债券取得四年来单周最佳表现,发展中国家货币也取得6月以来最大周涨幅。美联储上周四宣布增加投放流动性2.3万亿美元,也给新兴市场带来助益。

  尽管如此,

  债务违约前景、不可持续的刺激措施以及极高的感染率,仍使许多投资者远离这些全球最脆弱的经济体。

  EPFR Global的数据显示,虽然估值有吸引力,但4月初资金连续第八周流出新兴市场股票基金。

  IMF迎来不成则败的时刻

  全球能否抑制新冠病毒传播以及能否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和平时期经济衰退中完全复苏,可能取决于国际经济政策制定者本周的决定。

  面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突发卫生事件,需求萎缩且现金紧张的局面,全球经济的护卫者在本周IMF和世界银行的视频会议上急需缓解这种压力。

  前IMF首席经济学家Maury Obstfeld表示,“这是不成则败的时刻,这可能是战后我们面临的最大全球危机。”

  目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担任教授的Obstfeld说,在采取一切措施来支持各自的经济之后,如果20国集团现在未能共同采取行动,可能使世界沦落为“疾病宿主”,并触发贫穷国家大规模向外移民。

  缺乏有力的行动可能会为具有破坏力的债务违约埋下伏笔,并为世界经济的强劲复苏设下障碍。美元的上涨对那些背负着大量美元借贷的国家尤其痛苦,它们现在将难以偿还贷款,尤其是在出口下滑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一名官员的话报道称,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官员将在周三举行电话会议,他们计划向低收入国家提供为期六个月或九个月的双边政府贷款还款冻结期,这一期限甚至可能到2021年。

  这符合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和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所倡导的计划。前美国财政部官员、现为PGIM Fixed Income首席经济学家的Nathan Sheets表示,人们担心的是如果新兴市场落后,对美国和全球经济体而言,这意味着更可能是U型或L型复苏。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戏精”诚迈科技:妖股
  • 全球疫情和经济形势严峻
  • 世行董事:跨国企业让纳
  • 北京将提升旅游消费占比
广告

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12318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12321举报受理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邮箱 版权所有 更多冀ICP备16016458号-1

全球疫情和经济形势严峻 新兴市场涨势面临风险

admin
摘要:
新兴市场能否延续上周的全面涨势,可能取决于全球经济的保卫者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它们抵御新冠疫情。 但是即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G20本周能拿出措施来应对前IMF首席经济学

  新兴市场能否延续上周的全面涨势,可能取决于全球经济的“保卫者”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它们抵御新冠疫情。

  但是即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G20本周能拿出措施来应对前IMF首席经济学家Maury Obstfeld口中这一战后最大的全球危机,市场上涨也面临诸多风险。交易员正在为迎接有记忆以来最糟糕的第一季度财报季做准备,而且数据显示全球经济大幅下滑。

  新兴市场涨势面临风险

  Robin Brooks、Elina Ribakova等国际金融研究所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我们预计到2020年下半年资金将恢复流入新兴市场,但我们认为不足以回到2019年的水平,预计由于面临外部融资压力以及缺乏支持经济的政策空间,许多国家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寻求多边支持。”

  埃塞俄比亚总理Abiy Ahmed在彭博专栏撰文称,除了IMF已经准备提供的500亿美元常规支持外,非洲还需要1000亿美元的紧急财政刺激来应对疫情危机。

  上周末的OPEC+减产协议给亚洲交易时段带来了一些慰藉,尽管到目前为止油价的反弹幅度不大。中国公布的超强3月金融数据在一定程度上也令人鼓舞。

  上周,新兴市场股票和本币债券取得四年来单周最佳表现,发展中国家货币也取得6月以来最大周涨幅。美联储上周四宣布增加投放流动性2.3万亿美元,也给新兴市场带来助益。

  尽管如此,

  债务违约前景、不可持续的刺激措施以及极高的感染率,仍使许多投资者远离这些全球最脆弱的经济体。

  EPFR Global的数据显示,虽然估值有吸引力,但4月初资金连续第八周流出新兴市场股票基金。

  IMF迎来不成则败的时刻

  全球能否抑制新冠病毒传播以及能否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和平时期经济衰退中完全复苏,可能取决于国际经济政策制定者本周的决定。

  面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突发卫生事件,需求萎缩且现金紧张的局面,全球经济的护卫者在本周IMF和世界银行的视频会议上急需缓解这种压力。

  前IMF首席经济学家Maury Obstfeld表示,“这是不成则败的时刻,这可能是战后我们面临的最大全球危机。”

  目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担任教授的Obstfeld说,在采取一切措施来支持各自的经济之后,如果20国集团现在未能共同采取行动,可能使世界沦落为“疾病宿主”,并触发贫穷国家大规模向外移民。

  缺乏有力的行动可能会为具有破坏力的债务违约埋下伏笔,并为世界经济的强劲复苏设下障碍。美元的上涨对那些背负着大量美元借贷的国家尤其痛苦,它们现在将难以偿还贷款,尤其是在出口下滑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一名官员的话报道称,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官员将在周三举行电话会议,他们计划向低收入国家提供为期六个月或九个月的双边政府贷款还款冻结期,这一期限甚至可能到2021年。

  这符合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和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所倡导的计划。前美国财政部官员、现为PGIM Fixed Income首席经济学家的Nathan Sheets表示,人们担心的是如果新兴市场落后,对美国和全球经济体而言,这意味着更可能是U型或L型复苏。